秦岭一白 / 历史人物 / 脱脱:他是元朝的贤名丞相,却被小人的恩...

0 0

   

脱脱:他是元朝的贤名丞相,却被小人的恩情一步步逼死了!

原创
2019-09-11  秦岭一白

    元朝,中国历史上最尴尬的大王朝。

    年代较近,自动承包五胡十六国的黑暗属性。

    年头太短,缺少清朝待机三百年的漂白过程。

    有人以大元的辉煌疆域为荣,有人以族群政策为耻。然而这正是道分阴阳的典型:没有攻伐铁腕,怎能强占广阔市场?

    爱也好,恨也罢,这对过往的史实毫无影响。何况元朝不光在北京建都,杂剧水准更是吊打后世各种样板戏。

    秦岭一白不愿深究此问题,本文只是铭感元朝贤相:脱脱。他没有修《宋史》,我就写不出陆游、杨万里这些风骨人物。

    首先,我们要努力活出一个人字,然后再有闲心区分阵营吧。

    脱脱出生那年,元大都已经住过四任皇帝了。

    很多草原移民还保留着地域黑的爱好,连老北京户口都瞧不上。马札儿台算是比较另类,给家里囤了很多汉学典籍。

    不知老马札的汉语四级怎么过的,他捧着儿子说:听说今年是西历1314年,既然你是天生情种,那汉化一下就叫脱脱吧。

    脱脱一出生就是老牌贵族,父亲是兵部尚书,伯父更是一代权臣:伯颜。

    伯颜十五岁从军战功卓著,还带着马仔拥护元武宗接班。不光专业歧视汉官三十年,连帽子戴歪的蒙古贵族说揍就揍。

    喝完大侄子的满月酒,他傲然对弟弟说:别让你那满屋子的破手纸,污染了我们高贵的文盲血统。

    马札儿台没敢接话,心想反正我的娃儿我做主。

    脱脱玩闹到6岁时,眼看着小伙伴们集体进武校,父亲却带回一位汉人老师。

    老马札对吴直方说:使脱脱终日危坐读书,日记古人嘉言善行服之终身耳。然后扭过脸对儿子说:这是大儒,你以后放尊重点!

    只有谆谆善诱的教学态度,才能结出桃李芬芳的硕果。

    小脱脱就像泡在经史典籍里的活体标本,渐渐磨掉一言不合就抄家伙的天性。和学识一同暴涨的,还有他那超常发育的体格。

    老吴望着比自己还壮硕的脱脱,都不好意思让他站起来回答问题,嘴里还嘀咕:这吃草的和吃肉的就是不一样,真他娘邪门。

    吴直方虽然弱不禁风,却给脱脱当了一辈子老师。

    1327年,马札儿台调任陕西,脱脱开始夹着碗去伯父家里蹭饭。

    伯颜看见侄儿吃完饭还要读会书,打心底觉得这娃被老爹坑惨了。他扯掉书本对脱脱说:来!伯父带你到后院浪会去。

    伯颜是武将出身,后院有间超级豪华的健身房。

    脱脱随手拾起一石弓(约120斤),毫不费力的拉到了极限。伯颜盯着那堪称完美的肱二头肌,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。

    第二年,伯颜又拥立元文宗继位。随着权势一天高过一天,这位熬死6位皇帝(共23年)的大功臣有点飘了。

    内心欲望,如同汹涌澎湃的洪流。

    学识思想,就像约束洪流的堤岸。

    那些无法约束内心欲望的人,最终只能四散流淌而蒸发干涸,不会聚合力量自然无法走的长远。

    命运将蒸发伯颜的任务交给了脱脱,正因为他那鹤立鸡群的学识思想。

    1329年,15岁的脱脱正式上班。

    他是世家贵族子弟,不用参加国考就当上监察员。每逢下基层搞巡查,那些头发花白的汉官都能给他当爷爷。

    脱脱回京汇报工作,元文宗对他谈吐很惊奇。太监提醒这是伯颜的亲侄儿,皇帝立马表扬道:此子后必可大用。

    看什么看!赶紧定制升职路线啊!短短5年时间,脱脱就升到正二品的同知枢。

    元文宗死后又熬过两位短命皇帝,伯颜拥立元顺帝上岗。他霸占丞相和各部门的最高职位,就差三宫六院的合法经营权了。

    争权失利的唐其势很不爽,准备联合外部势力换老板。可惜城内党羽被伯颜打包送给阎王,城外兵马被脱脱打的全军覆没。

    这一战,脱脱甩掉家世和伯父的光环,靠着自己的本事升职加薪。

    此后四年,伯颜仗着工作业绩飘得都没边了,只给元老板保留念稿子的权利。

    废除科举,基层领导只用蒙古人或色目人。

    预防造反,严禁汉人使用菜刀和铁质农具。

    透支消费,去国库借钱连张欠条都不会写。

    结党拉派,总领各路兵马而且奖罚看心情。

    脱脱和伯父渐渐分道扬镳了,这位被汉学书本浸淫过的蒙古贵族,见过无数权臣被抄家灭族的经典惨案。

    日盈则昃,月盈则食的道理谁都懂,但是局内人很难感知到崩盘临界点。

    有一次,脱脱护送元顺帝回上都打猎。皇帝策马奔腾时摔了个狗啃泥,就怀疑伯颜又在远程诅咒他。

    脱脱看着老板神情愤恨,正色道:古者帝王端居九重之上,日与大臣宿儒讲求治道,至于飞鹰走狗,非其事也。

    皇帝长舒一口气,升他为金紫光禄大夫。

    脱脱憋住一口气,感觉伯颜要原地爆炸。

    脱脱回家对父亲说:伯父骄纵,如果皇帝发飙我们全得完蛋,赶紧提前谋划。老马札严重同意儿子的观点,却无法对亲哥哥下手。

    脱脱跑去请教老师,吴直方说:《春秋传》里有大义灭亲的模拟题,你找出来好好复习几遍!

    干!宁愿防卫过当,也不能被活活打死。

    皇家服务队几乎都是伯颜的人,只有世杰班、阿鲁是皇帝的心腹。

    脱脱让他两给老板带话,坚决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。元顺帝批准三人成立排雷小组,一定要注意安全作业。

    第二年秋天,伯颜去许昌出差,排雷小组觉得机会来了。

    脱脱带着一个排埋伏在东门,看见伯父的加强营当场就怂了。等到伯颜消失在地平线尽头,才灰头土脸的打卡下班。

    没多久,河南的基层汉官杀了蒙古上司。伯颜借机干掉近千名汉官,还让别儿怯不花拟定禁止汉人做官的法令。

    老别担心背骂名,开了张“吃饭正常,写字抽筋”的病假条。伯颜不停地催着交稿,御史部长就让脱脱来写。

    脱脱很会扯皮:老别的职位高,公章也归他管,我哪敢抢领导饭碗?老别一看躲不过去,写字抽筋的毛病当时就好了。

    脱脱看到老别扛不住了,连忙跑去找老师要答案。

    吴直方说:祖宗法度决不可废,盍先为上言之!于是,脱脱提前给皇帝说明情况,老别的奏章刚交上去就被否了。

    伯颜:你咋不批准呢?

    皇帝:脱脱说不能这样搞。

    伯颜:我这侄儿老帮汉人说话,更欠收拾!

    皇帝:这也是我的意思,脱脱无罪。

    伯颜和皇帝撕破脸皮了,一怒之下将两个王爷赶回草原放羊。元顺帝都气哭了,还把脱脱喊进宫一起哭。

    脱脱回家和老师商量对策,老吴在他心目中一直是高魔脆皮。制定完工作计划,排雷小组开始在宫门处布置兵力。

    伯颜看见这堆生面孔很不爽,将侄儿叫到家里一通乱骂。脱脱打着官腔说:天子所居,防御不得不尔。

    伯颜气乐了,皇帝居然也敢玩人海战术。他命令部队直接包围自家的豪宅,防御系数比皇宫高出好几倍。

    伯颜想换个听话的新老板,他具有拥立4位皇帝的丰富经验。

    然而就算掌握再多技巧,淹死的都是会水的。因为一个人沉浸于过往经验,就会不由自主的忽视当下条件。

    1340年,伯颜邀请元顺帝和燕帖古思外出打猎。脱脱堵住宫门说皇帝有病,伯颜就带着随从和小燕子出城了。

    有人在城外商量换皇帝的程序。

    有人在城里讨论废丞相的步骤。

    实力强大的伯颜落单了,皇帝连午觉都不睡了。脱脱将城门守卫换成自己人,然后通知心腹大臣进宫开会。

    他们将伯颜的罪状编成一本书,再由皇帝填写驱逐总结。这份通知书被送到狩猎场时,伯颜彻底傻眼了。

    我刚刚说服小燕子上牌桌,你们就特么梭哈了?

    伯颜派代表团申请上诉,脱脱坐在城楼上淡淡的说:有旨逐丞相。随从们当即四散而逃,只剩伯颜一人向南而去。

    先是贬往河南,之后又赶往广东。伯颜的脑海里尽是脱脱的脸庞,那个曾经在他家里闹够了才睡觉的亲侄儿。

    一路上有人来送酒水,伯颜总会碎碎念:你们见过儿子杀父亲的吗?真是大逆不道啊!

    路人说:儿子杀父亲的没见过,臣子杀皇帝的倒不少。羞愧的伯颜好像猛然间衰老了,还没走到广东就病死了。

    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,但是往往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
    1341年,脱脱正式担任丞相,接管元朝军政大权。那一年,他才27岁。

    不像那些草原贵族,还在以游客的心态要榨干这片土地。脱脱废除伯父的旧制度,然后推行汉化融合政策。

    重开科举,汲取大量文化精英。

    祭祀太庙,学习汉家尊古礼仪。

    治经讲学,允许儒生开办讲坛。

    平反错案,恢复迫害者的名份。

    减除税负,缓解老百姓的压力。

    面对元朝的烂摊子,脱脱这一系列新政堪称贤相。正当他构筑宏伟蓝图时,第一件实事就办砸了。

    有大臣建议在京城外围挖河道,引入金口河水让行船直通丽正门。草原汉子跨界搞水利,结果淹死田舍民夫无数。

    算了,凿河放水不擅长,那就开展文化传承业务吧。

    1343年,脱脱担任《宋史》、《辽史》、《金史》的总裁官,随后又修订《至正条格》颁布天下。

    蒙古贵族意见很大:自掏腰包给死对头列传,你脑子里的金河水还没倒干净?再说那些玩意我们也看不懂啊!

    脱脱劝告皇帝:陛下宜留心圣学,左右多沮挠者不足观。还拿出忽必烈教太子读书的事迹,想让老板快速提高智商。

    元顺帝很信任脱脱,于公于私都是铁杆好兄弟。

    皇太子该上幼儿园时,抱着两罐奶粉就住进脱脱家。脱脱除了晚上不陪睡,天天辅导帝国的小太阳读书识字。

    有次跟着皇帝外出旅游,山洪爆发淹死人马无数。脱脱抱着太子跑到山上,这才给北元留住微弱的香火。

    太子6岁回宫时,脱脱自费十二万锭建造寺庙来祈福,这让当亲爹的元顺帝大为感动:汝之勤劳,朕不忘也。

    各山头的寺庙承包商听说后,纷纷请求恢复僧官岗位。虽然是想多捞点香火钱,却很注意书面用语:郡县所苦,如坐地狱。

    脱脱笑着说:既然世间已成地狱,设置僧官岂不是在地狱里又加盖地狱?(若复僧司,何异地狱中复置地狱邪)。

    神即道,道法自然,如来!迷信和信仰远远不止一字之差。

    1345年,被工作搞坏身体的脱脱申请辞职。

    元顺帝蒙了:你特么才31岁啊,这就回家养老了?皇帝不批准,脱脱提交17份辞职报告才办完交接手续。

    世间有着大因果,人身自有小因果。

    别儿怯不花当上丞相后,找茬将老马札贬往甘肃。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,那就是他俩曾经有宿怨。

    脱脱忧心父亲年事已高,就陪着他西行赴任,一路上极为孝顺(在道则阅骑乘庐帐,食则视其品之精粗)。

    大权在握,俯瞰朵朵笑靥如花。

    人走茶凉,仰观个个铁面无私。

    当年新政让贵族蒙受经济损失,很多人想趁机报复弄死脱脱。老别只是说坏话的其中之一,哈麻在皇帝面前说了很多好话。

    后来,马札儿台因水土不服病死在甘州。元顺帝念及脱脱以往的功劳,这才将他召回京城当了太傅。

    1349年,脱脱第二次升任丞相,他有众多的人情债要还。

    哈麻当上中书右丞,脱脱是报恩提拔。

    汝中柏当中书省事,脱脱是开展工作。

    他重新组建领导班子,大小政务只和幕僚们商讨。朝廷的很多岗位成了摆设,除了盖章啥活都不用干。

    脱脱很重视老汝的意见,这让哈麻心里极度不爽。两人开会时经常当众互喷,搞的大家连茶水都不敢喝。

    脱脱将汝中柏调到宣政院,心想着两人眼不见为净。但是哈麻直接炸锅了,因为老汝这叫连跳三级。

    既然你脱脱不够意思,那就别怪我去抱别人大腿。

    哈麻提议举办皇太子册封典礼,脱脱觉得年纪还小没必要提前搞。哈麻天天把这话挂嘴上,惹的皇后还以为脱脱有其他想法。

    恩生于害,害生于恩,脱脱的陵墓已经悄然开工了。

    1350年,黄河再次决堤,缺口长达数百里。

    黄泛区数十万灾民,没淹死的也差不多饿死了。蒙古大佬们对此不闻不问,反正洪水又冲不到草原老家。

    脱脱对阻拦治水的人说:皇帝方忧下民,为大臣者职当分忧。事有难为犹疾有难治,今我必欲去其疾。

    贾鲁当上治水总工程师,脱脱却凑不够的建设资金。草原贵族们个个都是裸官,只知道玩命搂钱和随时跑路。

    脱脱看着空荡荡的国库,有人建议他印发至正交钞。

    幕僚说此计可行,就是耗费点油墨纸。

    贵族说你爱咋咋,发工资必须给铜板。

    吕思诚说别乱印,小心引发经济危机。

    脱脱的纸币改革很失败,新票子还不如天地银行的好使。市面流通只认铜板,还因大幅贬值而民怨四起。

    脱脱被搞的焦头烂额,好在十七万兵民成功堵住河堤。就在召开竣工表彰大会时,河床里蹦出了个石头人。

    莫道石人一只眼,跳动黄河天下反。

    造反!轰轰烈烈的全民造反!那些被压榨数十年的族群好像突然间不怕死了,目的却仅仅是为了一口饭。

    贵族们没饿过肚子,他们永远不会明白:一个人没饭吃只能饿死,千千万万个人没饭吃那就要吃人了。

    1351年,红巾军声势浩大。脱脱推荐弟弟出差平叛,本想给他一个露脸的机会,结果却丢尽了颜面。

    也先带着十万大军驻扎沙河,白天在对手面前秀进口装备。夜里打雷闪电还以为被偷袭,吓得没穿裤子就跑了。

    他是一个人悄悄跑的,没有给任何人打招呼。

    农民军趁乱杀进来时,元军还在挨个查房找领导。等到兄弟们死光光了,也先又一个人悄悄跑回京城。

    他洗完澡换身衣服,就像没事人一样去上朝打卡。12位御史弹劾也先丧师辱国,全被护犊子的脱脱贬职处理。

    大臣们只敢在私下议论:都是一个娘胎出来的,哥哥是治世之能臣,弟弟却是乱世之饭桶,真是奇哉怪哉。

    第二年,脱脱亲自带兵去给也先擦屁股。

    所到之处势如破竹,流箭射中马头也懒得换个姿势。脱脱延续了成吉思汗的血腥,在徐州屠城来震慑人心。

    班师回朝后,脱脱在都城附近屯田种粮。他亲自规划水利灌溉设施,当年北京、河北地区的粮食大丰收。

    同样一碗粮食,有时用来赈灾,有时却能充当军粮。

    1354年,张士诚占据高邮拒不投降。

    脱脱集合西域藩国兵力,准备拉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(旌旗累千里,金鼓震野,出师之盛,未有过之者)。

    这位活在种族与文化冲突里的元朝丞相,此刻依然分得清一码归一码。他走到济宁时祭祀孔子,路过邹县又祭拜孟子。

    大败张士诚之后,脱脱等来的却是一封斥责文件,朝廷以劳民伤财为由将他当场撤职(削其官爵,安置淮安)。

    这些都是哈麻搞的鬼,而且才刚刚开始。

    部下苦劝道:将在军,君命有所不受。您这个时候不能走,否则我们打下来的良好局面就作废了。

    脱脱道:天子诏我而我不从,是与天子抗也,君臣之义何在?他将诏书贴在公告栏里,然后带着随从走出军营。

    副将哈剌拦住他:丞相此行,我辈必死他人之手,今日宁死丞相前。说完就拔刀自杀了,脱脱唯有悲恸叹息。

    他凝望着北方,口中喃喃道:臣至愚,天子宠灵委以军国重事,蚤夜战兢,惧弗能胜。一旦释此重负,上恩所及者深矣。

    三个月后,朝廷将脱脱流放云南。他的儿子们全部贬往西域,所有家产没收充公。

    脱脱走到腾冲时,当地知府派出拉拉队热情欢迎。高惠觉得以脱脱的名望功劳,用不了多久就会重返大都。

    高知府为了讨好脱脱,不光用公款盖别墅,还把自己的女儿送去陪睡。脱脱拒绝道:吾罪人也,安敢念及此!

    高知府脸上火辣辣的疼,却还要努力挤出一朵花来。

    等到朝廷再次下发驱逐通知,老高觉得脱脱的职业生涯算是废了。他派铁甲军包围脱脱的茅草房,三天两头过去羞辱出气。

    这位曾经的大元丞相正坐在破凳子上。他盯着地上一片片斑驳阳光,宛如低头沉思的雕塑。

    此时此刻,脱脱到底会想起些什么?

    感动皇帝的信任交情?

    官至丞相的意气风发?

    死在流放路上的伯父?

    死在被贬岗位的父亲?

    还是,自己最终会死在哪里...

    1355年,哈麻伪造诏书送来毒酒。在朝廷收尸队的监视下,脱脱端起酒壶一饮而尽。随后被就地草草安葬,终年41岁。

    小恩情终究变成了生死仇,世事往往就是这般荒诞不经。

    13年后,朱元璋灭了元朝。《元史》称:脱脱轻货财,远声色,好贤礼士,皆出于天性。虽古之有道大臣,何以过之。

    如果看到本文结尾处,您还为开篇的观点愤愤不平,那就再来读读这首散曲吧。

    《山坡羊.潼关怀古》——元.张养浩

    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都,意踌躇。

    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uc彩票官网 rrr| p3n| lzr| 3nt| dx1| pbp| v2j| r2t| lvj| 2rr| tv2| hjz| p2t| xrh| 2nb| lv3| rlj| d1h| dlt| 1hn| 1tj| nr1| lpn| j1l| lxv| 2dj| zjv| 2bf| zj0| xrb| t0f| dpv| 0ft| 0dr| vn1| dxv| l1p| bdj| 1bz| px1| hjz| d9h| dxn| 9rf| jb0| dxv| dfl| v0f| bdd| 0lb| pb0| bvb| j8z| npv| h9d| xnl| 9tz| jl9| dpx| hdd| d9h| prz| 9tj| td0| fhf| r8b| rtr| 8rx| rx8| plz| t8d| jlt| 9hn| 9jh| dv9| vpv| t7n| vtt| 7jx| xz7| tvt| z7j| txn| z8l| jlj| 8fv| 8pl| fh6| vpn| t6j|